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法国查理周刊杂志遭恐怖袭击致12人死亡

2018-08-09 19:35:38

央广北京1月8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报道,AK-47、火箭弹发射器战争中出现的武器装备,昨天出现在了法国杂志《查理周刊》的总部。当地时间7号,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位于巴黎的总部遭到武装恐怖分子冲锋枪袭击。

巴黎检察官莫林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表示,该事件造成包括2名警察和10名在内的12人死亡,另有11人受伤。当晚,法国总统奥朗德发表电视讲话,宣布8号为法国全国哀悼日马甲扣

法国警方发布了袭击案中两名嫌犯的照片,分别为32岁和34岁的一对兄弟。此前法新社报道,一名18岁的嫌犯已向警方自首:

据报道当地时间7号上午11点半左右,数名蒙面武装人员闯入位于巴黎市中心的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办公室所在大楼,武装分子所携带的武器包括AK-47突击步枪,还有目击者声称看到了火箭筒。武装分子登上二楼,进入杂志办公室内,展开屠杀。大楼内一些人员在听到枪声后惊慌的逃到楼顶。

目击者:我走到窗户边听到枪声,枪声来自(武器),太令人震惊了,就像在战争现场一样。

在袭击杂志办公室后,武装分子在大楼外同一名赶来的警察交火,将其枪杀后乘车离开,途中又换乘了另一辆偷来的汽车。在巴黎汽车北部骑车逃逸。

其实从2006年开始,查理周刊》就多次刊发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引起穆斯林愤怒,遇袭也早有先例:

《查理周刊》创建于1970年,前身为《切腹周刊》,2012年在法国发行量已经达到4.5万份,周刊内容偏向对政治、宗教和公众人物的戏谑讽刺,尤其以风格大胆的漫画为卖点,像是离开法国,投奔俄罗斯入籍的影坛明星德帕迪约,法国总统奥朗德的三角恋绯闻,就连教宗方济各也曾经因为他是首位非欧洲出身的教宗而成为封面人物。2011年《查理周刊》出版一期以伊斯兰教法为题的杂志,刊登了讽刺伊斯兰国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后来办公室遭人投掷燃烧弹,官方站也被黑客攻击,但周刊没有因此停止,在随后2年继续刊登讽刺穆罕默德的漫画,其中2012年的一次导致20个国家的法国人学校、使领馆和文化中心关闭,有周刊曾经为杂志护航称,他们不是想挑起愤怒和暴力行为,只是为博得公众的一笑。不接受极端的思想和行为。

而就在昨天袭击发生前的几分钟,《查理周刊》还在社交站发表了讽刺IS领导人的漫画:

这张漫画的封面就是巴格达迪本人,旁边的一个小弟说:“好像法国还没有遭到袭击”。他说:“但是呢,不用着急,1月底之前我们就可以实现我们的新年愿望。”没想到一语成谶,法国真的遭到了恐怖袭击,而《查理周刊》的社交站页面也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在法国讽刺杂志社《查理周刊》遭到恐怖袭击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安理会、教科文组织、人权高专和言论自由特别报告员7号当天,罕见的五次发声分别予以强调谴责:

潘基文7号访问各国媒体驻联合国的协会乙字网
,他对当天发生在巴黎的攻击行为表示愤怒。

潘基文:这是一起可怕的没有理由可以辩解的冷血罪行,也是对民主社会的基石,以及媒体和言论自由直接的攻击卷管器
,我要向受害者的家属表达深切的哀悼。祝愿所有的伤者早日康复,我们会与法国政府和民众站在一起,我相信法国当局将尽一切力量很快的肇事者绳之以法。

昨晚,法国民众聚集在巴黎共和国广场前举行哀悼活动。《查理周刊》每逢周三出版,早上发生血腥袭击后,不到黄昏前,一期杂志全部售罄。作为一本以讽刺为主的漫画杂志,《查理周刊》的讽刺对象包括名流、政客,有时也包括各种宗教人物等。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助理、欧洲研究所所长冯仲平观察,此次“漫画风波”的背后,掩藏着深层社会问题:

冯仲平:这场悲剧你可以看出来,它是非常复杂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但同时这个事件背后还有欧洲社会内部宗教之间若隐若现的这种冲突、矛盾,实际上还有很重要的社会问题。一方面欧洲实际上长期以来他们都倡导多元化,但是这几年经济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失业率的居高不下,使整体社会有点排外,这个大的背景实际上对宗教之间相互和谐相处、相互尊重是不利的。

拿宗教开涮,这并非个案,2005年,丹麦报纸刊登了12幅以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为主角的系列漫画。随后丹麦驻外使馆遇袭,使馆人员被杀害。冯仲平表示,言论自由是许多现代国家所认同的价值观,但任何权利都有边界。

冯仲平:这个《查理周刊》是个极左翼,那么我们知道,西方社会这个政治上有极左的、极右的,有中左的、有中右的,这个是一个正常现象,一个社会包容你可以有不同的声音。但是在一些敏感的问题上,特别涉及到一些宗教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西方现在倡导的这种所谓言论自由,无限度的言论自由实际上是有害的。特别是宗教问题非常敏感,尤其现在伊斯兰国的这种在中东问题的兴起,然后欧洲有大量的年轻人参加到叙利亚、伊拉克的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去,而很多人又回去到了他们国家,回到了法国,回到了荷兰。这个族群关系的形势是非常不容乐观的。

此次袭击悲剧将对法国乃至欧洲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巴黎文娱传媒总蔡斯图预计,这一事件将刺激法国社会整体继续向右转的趋势,从而给2017年的总统大选留下更多的想像空间。冯仲平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冯仲平:我担心的就怕本来现在就有移民的紧张气氛,这种情绪在上涨。那么这个事件以后可能会使得各国极右势力力量还会增长,这种势力的上涨很可能会使这个紧张的关系恶性循环,大家恐惧伊斯兰,然后就丑化他,导致这种伊斯兰极端势力进行报复

,这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