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村庄连续打井15天未出水村民4个月未洗澡

2018-08-13 13:08:24

□撰文 信息时报 王自军

摄影 信息时报 任传富 摄

风在遥远的地方刮着,戈依村的天空依旧没有一丝云彩。昨日,打井的机器在村口已经连续15天昼夜不息地轰鸣着,村中几个老人眼巴巴地蹲望着,拉水的牛车也从5公里外回到了村庄。然而,直到钻杆钻到了180米的地下,水,依然没有冒出来。

戈依村是云南陆良县大莫古镇发峨哨下辖的一个自然村,总理视察过旱情的地方。干旱让这个村庄的人们已经4个月没有洗澡,而一个原本难得的喜庆婚礼,也差点因为没水而推迟。大旱后的第137天,云南省陆良县至今没有一点雨滴下来过。

已干涸数月的池塘

与村口打井位置相隔十余米的,就是原来润泽着这个村庄的池塘。池塘早已干涸,塘底的淤泥裂出了很大的缝隙,一只拳头都能伸进去。干裂的河蚌到处都是,用手一捏就成了碎片。

池塘的另一边,是一棵半干枯的树木;树木下,是两匹毛色肮脏的马,在无精打采地啃着枯草,半天也不动一下,木雕一样。

53岁的村民方国成介绍说,他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座池塘干涸。往年的这个时候,池塘里的水足有二三十米深,全村的人畜用水都依靠这座池塘。“池塘怎么会干呢?比我年龄大得多的老人都没见过今年这种情形。”方国成说。

池塘是去年11月干涸的。池塘干涸的那天,村民们站在池塘边,看着塘底的淤泥,心情非常悲伤,“大家都知道苦日子要开始了。”

客人有烟抽没水喝

池塘没有水了,大家只能去五公里外的大莫古收费站拉水。

昨日中午12时,方国成套好牛车,把4个白色的塑料桶放在架子车里,塑料桶上有红色的字迹:“陆良县委县政府抗旱专用”。方国成说,这是政府给各家各户免费发放的,一户两个。由于跑这一趟不容易,他又替邻居家拉水。

方国成家有六口人,一头牛,两头猪,一大一小两只狗,每天要跑两趟。“现在去拉水,到了天黑才能回来。”方国成说,“这些牲畜中,最幸福的就是这头牛了,它到收费站能够一气喝饱,而猪呀狗呀就不行了。”

方国成的衣服上有一层尘灰,看起来非常脏,衣领上结着一层厚厚的盐碱,泛着白色。方国成说,现在最金贵的就是水了,哪里舍得洗衣服?自从需要从收费站拉水后,他就再也没有洗过衣服,而女儿和儿媳的衣服,也是一月才洗一次。

这天,方国成家中来了客人,他让儿子去拉水,自己留在家中陪伴客人。看到,他劝客人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那是10元钱一盒的云烟,可就是不舍得倒杯水给客人喝。

四个月未洗澡的村民

戈依村村道的水泥路面上,堆着一摊一摊的牛粪,稍不留神,就会踩上。那是每天穿梭在村道上的牛车留下的。牛车现在只剩下一个任务,就是拉水。

村子显得寂静而空旷,村道上少有行人,很多人家的院门上铁锁高悬,而没有锁门的,家中只剩下老人、孩子和妇女,很少能够看到青年男子。但狗很多,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着狗。

昨日中午,唐水玲站在房间后面的道路上,等着孩子放学回来。孩子回到家吃过饭后,她也准备去5公里外的收费站去拉水。因为要照看两个在小学上学的孩子,给他们做中午饭,她每天只能去收费站拉一次水。

距离唐水玲四五十米远的粪堆旁,一个中年妇女在挖粪,另一个背着孩子的青年妇女在和她聊天。唐水玲指着她们说:“村里很多女人,因为没有水,从池塘干涸了到现在都没有洗澡。”而池塘干涸到现在,已有4个月。

唐水玲羞涩地说,她洗澡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半盆水

村庄连续打井15天未出水村民4个月未洗澡

,先是两个孩子洗澡,孩子洗完了,大人洗。到了最后,水都像泥巴一样。”

唐水玲说,春节过后,很多年轻人为了节省一份口粮,省一碗水喝,纷纷跑到外地打工,村子里现在剩下的都是老人、孩子和妇女。连续干旱这么久,庄稼要歉收了。为了防贼,家家都养起了狗。

一人结婚八人去拉水

这段时间,村里人津津乐道的事情有两个:一个是总理来访,一个是有人结婚。结婚的人叫方言林,妻子家在一个叫新庄的地方。新庄有水吃,而戈依村没有水吃。

唐水玲说,方言林结婚前夕,村子里几个老年人就在一起商量,不能让有水吃的人看不起咱戈依村人,商量的结果是,专门组织了8个人从收费站拉水到方言林家,供当天亲戚们使用。

“村子里的老年人很争气,不让别人看不起。”唐水玲说,前段时间,政府送水来到村庄,一些老年人不愿意接受,说咱人穷也要有志气,不能给国家添麻烦,也不能让外村人小看了咱们。“周围20里,就只有我们村子没有水吃,人家都有机井。”

3月12日,是方言林结婚的日子。那天,亲戚朋友来了很多,在巷道摆了四五十桌,300多人,这里的风俗是,结婚的时候,来的客人越多越好。那天,两台拖拉机,6辆牛车,拉水拉了整整一天。唐水玲说,他的邻居家有一台手扶拖拉机,那天就参加了这支奇特的拉水队伍。

希望就在不远处

“过几天肯定

能打出水”

在戈依村村口打井的,是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昆明勘查设计研究院的一个打井队。从3月11日打井开始,副队长王会云和工程师王文章就一直轮流守候在这里。

王会云绘声绘色地向讲起3月20日下午总理视察的情景。总理风尘仆仆地赶来了,一下车就先查看图纸,然后看钻探出来堆在一边的岩心,又查看钻头,“总理问我们有没有把握,我们回答有把握,总理很高兴。”王会云说,“总理是这方面的行家。”

然而,昨天下午,打井队一直打到了地下180米,仍然没有见到井水。不过王文章相信这里绝对有水。至于为什么要选择这里打井,王文章解释说,一是位于村口,村民取水方便;二是旁边就有一个池塘,便于储存井水。由于戈依村地势较高,地下水偏少,所以打井取水十分困难。

刚开始打井的时候,取出的是3米深的红土,接着,就是坚硬的岩石。通过探测,岩石深达几千米,而水则就夹在岩石中间,“这种状况叫做岩溶水。”王文章说。

28根钻杆连接在一起,钻杆的前面是岩芯管,岩芯管里是从180米的深处凿出的石头,满身油腻的工人们用自由钳夹住岩芯管,将圆柱形的岩心倒出来。他们每个人都累出了一头大汗。

“探测出井水就在地下200米的深处,再过两三天,就会有井水冒出来。”王文章胸有成竹地说。

“再过几天,机井打出水了,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唐水玲满脸憧憬地说。

[标签:内容2]


哪些增高药效果好
二手不锈钢反应釜
不锈钢穿线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