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神煌 一一九二 别雪之殒

时间:2019-10-13 00:16:1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神煌 一一九二 别雪之殒

“大商完了,乾皇完了,今日我儒家,怕也是衰亡在即——”

无独有偶,皇京城一处书院之内,一位青衫书生,正是双目怔怔失神的,看着那皇宫方向眼中神情,是复杂失落之至

“衰亡么?那倒未必我儒门世之显学,却植根于民当教义背弃万民之时,也总有一日,会被万民所弃然而此时我儒家,还远不到被天下之人厌弃的程度”

那青衫书生的身后,一个清朗的笑声传出,使前者目带诧异的回望

而后方那位儒者,此刻虽是面含笑意,眼中却是无比的凝重认真

“文蔚你可以伤悲,可以愤恨,却惟独不能意气消沉其实反过来想,今日儒门之殇,未必就是坏事此时清醒纠正,总比以后继续错下去为好吾闻上古火凤,能够浴火涅槃但愿我儒门,经历今日的灾劫之后,也可得涅槃新生——

“涅槃?”

文蔚先是神情诧异,随即就已醒悟过来:“阳明你莫非——”

“为我儒家溯本清源,承前启后守仁当仁不让!”

那‘阳明’先生风轻云淡的一笑,却目含着决然之意:“朱子之道,以偏盖全,吾所不取要使儒门得新生,我等绝不能无所作为!“

那‘文蔚精神一振竟是微微兴奋起来:“不过你可知后果?这可是在与朱子争道统,未来怕是不容易——”

王守仁失笑:“不是有句话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么?”

“那又准备从何处着手?返回白鹿洞书院,与那些夫子辩论经义?”

“既然是要知行合一,那么重定诸经,就该于实践结合”

王守仁微微摇头:“朱子那一套,无非是知在行前,先修正经义,再用在实践然而似这般先空谈论辩,必定会有错谬之处我准备返回江南,依大乾之法先竞选一个百里侯,一县之长”

‘文蔚’顿时皱眉:“以阳明你之大才,若是肯出仕哪怕一洲之主,也可当得那神武陛下乃是世之圣君,识人用人之能,一向被人津津乐道你如自荐,必可得重用又何需如此纡尊降贵?”

“哈哈!哪里谈得上是什么纡尊降贵,文蔚将我看的太高”

王守仁闻言,竟笑出了声:“何况你我之所求,是为修正我儒家教义,而非是为官为权既是如此,这官职大小又有何妨?反倒是这底层民间之事,更是重要我儒门要想复兴就绝不可忽略”

‘文蔚’明显怔了怔然后是微微摇头虽是为然也不曾再劝,知晓自己这位好友,是为几有主见之人既然有了决定

,那么九头牛都无法拉回

而且这话听起来,似也颇有几分道理

※※※※

风华宫内那御书房内的黄金御椅依旧完好,然而椅上的殷御身躯,却已失去了头颅

斩下殷御的首级,宗守就不再去理会此人转而仰首望天

此时的李别雪,已渐渐被逼到了绝境只是魏旭与林元静二人,一直控制着只是困赚未出全力

并非是要手下留情,又或者顾忌什么,而是有失询问

“我那羲子师兄的元魂,当年一分为六其中一份,就由你李别雪掌握不知此时封印在何地?你当明白,此事我苍生道,日后自然有办法得知,只是需多费些功夫而已”

那李别雪讥讽的一笑,似是不屑回答,全力从那元磁控束中挣扎

恰是一只巨大铜拳,正凶猛袭至李别雪刚欲抵挡,半空中去被林元静的玄天易灵**置换了虚无神决

然后被那沛然巨力轰撞,如落线风筝般的,被强行击沉入地!

那三千丈空中的元静散人,则是面无表情道:“李别雪你这一生,可谓罪大恶极,本该永世镇压,归于混沌不过若是肯招出我师兄下落,我苍生道只会将你封禁八百万载,八百万年后,任你复生”

那李别雪神情一动,接着却是失心疯般的大笑出声:“八百万年?要我李别雪八百万年时间,都不能思不能想么?八百万年之后,谁知这一域世界,是否还存在?”

林玄静冷哼了一声,就知是谈不拢,身如浮影,急掠虚空只一个闪烁,就到了那李别雪的身后

依然是玄天易灵**易换,使那徐福的元磁裂刃,毫无阻力遮挡的轰击了李别雪肉身之上

而此时天空,魏旭手中剑,也再次现出灰白之色

远处宗守静静看着,也未阻止他本是欲向

李别雪询问,那咒禁解除之法

然而此时看情形,只怕是问了也是白问即便李别雪告知破解的法门,他也无法放心

苏小小的道基,已经破而后立受咒禁的影响,已降至到

日后只需修行到圣阶,自然可以依靠己身之力排除

所以那破解之法知与不知,都无关紧要

却在魏旭的冥河告死剑,凌空穿梭刺下的刹那

李别雪又嘿然而笑,身周千丈空间,蓦地坍塌

“尔苍生道,看来还真是准备要了本尊之命——”

一个时空之洞,赫然被强行打开不是连接对应的外域界河,而是一个至少在几千世界之外的平行世界!

这一刹那的变故,就连林玄霜也反映不及而在这时空对面,也应是有一座大阵或者神接引她的玄天易灵**,只能稍稍一阻

依然不能停止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时空之洞完成

李别雪的仓惶笑声,也传彻了整个皇京城

“就真以为我李别雪,必死无疑?宗守魏旭徐福,今日之恨,今日之耻,吾必雪之迟早要你苍生道,要你大乾鸡犬不宁那增——”

却就在风华宫内,魏旭几人都是面色微变而宗守也悄然将那枚完成的斩仙飞刀,召在手中之时,同一刹那,李别雪的口中,忽然一丝黑血吐出整个左胸,也似乎受到了锤击,凭空塌陷了下去

李别雪的身躯,遥遥欲坠那崩塌的时空,瞬时不稳

林玄霜毫不犹豫,玄天易灵**,继续易换,使那时空之洞,无法继续形成

魏旭的冥河告死剑,此时终于袭至而徐福不知何,也闪身到了李别雪的身侧

一指轻飘飘的,锁住了李别雪的元神而指尖一点,则汇聚了亿万元磁

二人皆是的李别雪再以他法逃遁,故此都全力出手,毫不容情,

魏旭的手中苍白之剑,直接刺入使李别雪的不灭之体,也化为苍白死色,彻底的‘死’去

那徐福的元磁一指,则瞬间点爆了李别雪的头颅

至境身灭,瞬时一波恢宏之力,从其躯体之内爆发出来,四下疯狂冲击

整个风华宫内,所有一切,都在磅礴之力震荡之下,化为齑粉!

好在宗守也早有准备,十二镇国铜人立于四面八方无形的力障张开,将这至境碎散后纯净仙元之力,全数阻于风华宫内

使宫外那一千八百万人,都可安然无恙

林玄霜的手中,此时则是爆开万千光丝,配合那太一东华帝君的青色藤丝将那李别雪的元魂,轰碎缠绕

至境圣尊的不灭之魂,哪怕是失去了圣尊,都是可怕无比

只需还有一丁点的残余意识,就不能算寂灭只需还有一点残魂遁走,就可能再聚魂体,重塑肉身

此间的几人,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十二镇国铜人,苍生七剑,天绝地灭浮灵襟,一层层的封锁堵绝

任由魏旭林玄霜二人,一点点的搜索残魂,封印镇压

徐福为避嫌,自李别雪的元神被轰碎之后,就退回到了宗守身侧,没有再参与是表示不去接触李别雪元魂碎片之意

只是眼神有些惆怅,知晓这位在云界叱咤风云万余载的魔道巨头,已暂时消失在这一域世界在苍生道镇压之下,可能未来千万载内,都难复生除非苍生道灭绝——

不过这怅惘之感,也只维持了刹那,徐福就又一笑

“好一个诛心狩魂钉!方才那一刹那,老夫还真以为那李别雪,能够逃离出去”

宗守失笑,诛心狩魂钉,应是明日轩居士的手笔

诛心狩魂,正是其人擅长的术法之一比之重玄的攒心钉,高明了不止一筹,

亦需血祭,不过重玄是以三千童子之血而明日轩,则应当是利用了李别雪的阴脉屠灵

吸取来的生力元气,反正已还不回去,浪费了也甚可惜用在李别雪身上,宗守却也能接受

其实他也早就有备,然而自己的斩仙飞刀,较之这无法抵御,发动也毫无预兆的术法,效果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摇了摇头,宗守看着手中一枚血红色的丹丸是李别雪身躯爆碎后留下来的魔丹在飞离之时,被他摄住擒拿

说来这是宗守,获得的第二枚至境魔丹握在手里,似乎有生命一般,在跳动不休,在呼吸着澎湃元力

>,.

三亚治疗阳痿医院
湛江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呼伦贝尔治疗早泄方法
三亚治疗早泄方法
湛江整形美容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