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2:32: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从没想过六年后的今天,我们还能再相见。我以为,六年前你大学毕业了,而我们的爱情也走到了尽头。你选择去了西藏,尽管我们相隔如此的远,但却忘了地球是圆的,还是说我们的红线,被月下老人紧紧地牵在了一起?  那天,我带着朋友的孩子在公园里玩,不期然的就遇见了你。你还是原来的样子,说一点都没变,那是假的,毕竟我们都不是八年前初次相遇的我们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刚搬到这个小区。你呢?”  “我在这里住了两年了。”  “他是你孩子?”  “爸爸!”我正想说话小石头不是我孩子的时候,一声清脆的童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你微笑的看着冲你跑来的小女孩,后面跟着的那个年轻女子应该是小姑娘的母亲吧。你抱起小女孩,满脸的慈爱,我想那应该是初为人父的喜悦吧。看着你们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我想我是多余的,抱着小石头悄悄地离开。  六年前的我们都还太年轻,都还不懂爱情为何物?六年后的今天,我们能再次相遇,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吧。你不知道,我对于我们能再次相遇,是感到那么的高兴。可是,看到你身旁的那个小男孩,我想我知道了一些事,我只得压抑自己对你的那份思念。  当我看着你看小丸子和阿玉的那种眼神时,我知道,你是误会了。误会我和她之间,误会我和小丸子之间,其实,我和她之间只是纯粹的朋友关系,小丸子是我的干女儿,她的父亲和她的母亲,都是很出色的刑警,可是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小丸子的父亲和母亲都牺牲了,我们几个朋友轮流照顾着她们娘俩。小丫头跟我比较有缘,我也很喜欢这个小姑娘,于是我就成了她的干爸爸。在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你的影子,一如六年前的你。  我拖着一个箱子从边远小镇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终于来到了我梦寐以求大学。学校可真大,城市可真大,大是大了点,可是那些高楼,却锁住了人们的心,人就像那鸟笼子里的鸟,等哪一天主人把笼子门打开了,它也不会飞了吧,因为它习惯了这种被人喂食的生活,又或许是它忘了它是一只能够振翅高飞,飞向蓝天和白云的鸟吧。  我夹在人流中极其艰难的走向了文学院的报到处。报到处设在学校的南大门,我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设在正门,真是的。等我走到那里,已经有很多人排在那了,轮到我的时候,都快到中午了。我又累又饿,相信说话都已经是细若游丝了吧。  我把报到时所需的资料全部都交给了那个人。我问,箱子放在这里没关系吧?那个人说,没事的。于是我就跟着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去了另一个地方,我想那里应该是交学费的地方吧。可是等我回来准备拿箱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箱子不见了。我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因为那里有我一个月的生活费。这时,一个个子高高的男孩说了:“你跟我先一起去领东西吧,箱子我叫人帮你找找看。”我冲那个高个子投以感激的眼神。他转而对另一个戴眼镜身形微胖的女孩说:“DONGZI,你去帮她找找箱子吧。”说完就带着我去领东西了。  “我叫徐啸天,是法律系大三的学生。看你的资料应该是S城来的,你叫温海岚,对吧。”他边走边和我说。而我则尽量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所以他总是走几步停下等我,见我跟上了,再与我说话。就这么一段短短的路,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我想当时的我一定窘极了……  桌上的电话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是朋友张打来的,张是小石头的母亲,一个很热心的女人。“海岚啊,小石头在你这里乖不乖?”  “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啊?”想起他们夫妻两个在飞机场打电话给我,小石头还在幼稚园读书,叫我这几天帮着照顾一下“你们两个到好,过起二人世界了。可苦了我哟。”  “海岚,小石头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我可以想象电话那头张的表情。  “没有,他就在我边上,要让他听吗?”我收起想开玩笑的心,拿着话筒转身叫小石头,把电话交给他后,去了自己房间上网看资料。  房间里,看着论坛里坛友的贴子,思绪却又飘向了入学报到那天……  这天,是我入学以来第二次做这份工作了。看着学弟学妹们,想起自己刚入学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浮起一丝微笑。坐我旁边的冬子,她是我的同学,也是学生会的成员之一,同学们都说我们俩能成,可是我们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们只是很交心的朋友。  “你怎么了。”她用手肘轻碰我。我想她是发现了我脸上的异样吧,她是个很细心的女孩。  “哦,没什么。只是想起我们刚来这所大学时的情景。”说话间,我们面前来了一个长相很是清秀的女孩,帮她办好手续后,我就叫另一个同学带她去了交费处。  本想等她回来后把宿舍钥匙交给她的,可是,她的箱子不见了。看着她那快哭出来的样子,让我想到了远在家乡的小妹。我叫冬子帮忙去找,我带着她去领东西。一路上,她似乎很怕我,总是跟在我后面,我只得走一会停一下等她。东西领到了,我把东西送到了她的寝室。她轻声说:“谢谢!”  回到报到处,我的脑海里始终是她的身影,没过多久,冬子提着箱子朝我走来。  “啸天,这是那个小学妹的。”她指指放下的箱子。  “冬子,这里就麻烦你了。”我提起她的箱子就朝学生宿舍走去。我没看到冬子的脸上的表情,但我想,她脸上一定有惊奇的表情吧。因为,她还从没看过如此的我吧。  我提着箱子快步走到女生宿舍楼前,正想往里走时却被管阿姨拦住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男生。我们学校有一条规定,男生是不能进女生宿舍的。我只好跟管阿姨说,是一个叫温海岚的女生的箱子落在报到处了,我帮她提过来。  住在五楼的海岚从楼上下来了,我想她应该是刚整好床铺吧。她见是我,很感意外。我说:“温同学,你的箱子帮你找来了。”说话时,我似听到谁的肚子在举牌抗议了“你还没吃饭?”我略感意外。  “我是想把东西理好后再吃的。”她也感意外,或许在想,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怎么这么关心起她来了……  门铃响了,我起身,开门。见是老大一家,一进门就嚷嚷开了。  “啸天啊,你这里可真难找啊。”说话的是我的好友之一,我们宿舍的宿舍长,一个内蒙古小伙,我们都管他叫老大。跟在他后头的是他的妻子,冬子,我们谁也没想到,漂亮的冬子会和木讷的老大在一起。  “是你们啊。”  “你还以为会有谁?”老大捶了我一拳。  我笑笑。  “我遇见岚子了。”我吸了口烟,吐出一个烟圈说道。  “你是说那个学中文的小学妹?”  “是的。”  “呵呵。”生活中的老大还是像大学时代一样的木讷“你还忘不了她吧。”  老大在我吐出一个烟圈后盯着我说出了令我呛了一口烟的话,咳嗽几声后,我没作声,我在想老大的这句话,随口说着:“忘不了又能怎样?这么多年了,也许她已嫁人了,也说不定啊。”  “世事无啊。”老大说这句话的时候,正是他抽第二支烟的时候。我在想着怎么说下去,两个男人就这么一支接一支的抽,不知道到哪才是尽头。也许,两个人都没话讲的时候,抽烟是的方法吧……  距离上次遇见你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连我自己都怀疑我是否真的遇见过你。这天,我照常开着车子去公司。  星期一又是上班的高峰期,这两年城市的已经不能再用日新月异这个词了,也许哪一天,你一觉醒来,都不认识你所待的这个城市了,也许你会问自己,这还是原来的地方吗?趁等绿灯的时候,我打开了车载音响,里面是我所喜欢的贝多芬的曲子。过了这个红绿灯,再左转弯,有一座写字楼那就是我工作的地方。一家不算很大,也不算很小的广告公司,我在那里做文案,于我这个学中文的人来说,是驾轻就熟的,只是不明白当初的自己明明就很想成为一名新闻记者,可是为何选择了广告公司的文案工作呢,真的有点不明白自己的选择了,就像当初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去西藏一样。  “你好!”一进公司就和过往的人打起了招呼。  “岚姐,你总算来了。”小宁波见我进来,赶紧走了上来。小宁波是个女孩,她戴副无框眼镜,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女子,因为她家在浙江省的宁波,所以大家都管她叫小宁波,久而久之也就忘了她原来的名字。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很少见小宁波这样的慌张的,我也被她的这种情绪所感染,不免紧张起来。  “是老板,他在里面发脾气。”小宁波指指老板的办公室。  “我送去吧。”小宁波见我这么一说,赶紧把手里的资料交到我手上。  “老板,这是我们依照客户指示重新做的文案,您过下目。”我把资料放到他桌上。  “Susan,我说过,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名字好了。”他抬起头说。“Susan”是我的英文名,我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每个人都要取个英文名,也许这是外资公司的习惯吧。  “老板,”  “Susan,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的话被他打断“请你叫我‘Andy’,或若海都可以。叫我‘老板’显得很陌生不是吗?”他绕过那张办公桌走到我面前。  “Andy,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想……”  “OK,OK,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们就谈公事,那么下班后,就是自由支配时间,下班后可以一起吃饭吗?”  “我……”  “那,你不说,就当你答应了。你可以出去了,资料留下,我一会再看。”说完他已经坐回位子上了,一副严肃的样子。变得可真快,心下想着,人已经出去了。  “岚姐,老板怎么说?”小宁波凑了过来。  “老板……”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我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在考虑是接还是不接。终还是决定接了。  “你好,我是温海岚。请问你是?”还没等我电话那头的人是谁,那边就已经说开了“我是啸天。”电话那头是我熟得不能再熟的声音。  “哦,有事吗?”  “今天下午有空吗?”  “我约了人了。”等我挂完电话才发现小宁波正用奇怪的眼神的看着我。  “岚姐,是谁打来的?”  “一个朋友。”  “是什么样的朋友?”  “小丫头,怎么这么多话?”我有点不耐烦了。小宁波从没见我这样,吐吐舌头回自己座位做事去了。我盯着电脑屏幕,思绪却飘到了大学时代。  “自从那次入学后就很久都没见到那个高个子学长了,那个人真的很好。这是我入学以来遇到的个男生,他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啸天吧。不知道为什么,眼前总会出现我和啸天学长相遇的那景,海岚,你是怎么了。”我在自己日记本里写下这一段话。  “在写什么?”陈禹走到我面前。我合上日记本笑笑说:“没写什么。”陈禹是我大学里的一个朋友。自从毕业后,好像很久都没联系了。前几年说她在美国,现在也不知道又去了哪里,有时会冷不丁的在电视里见着她。  “对了,今天是迎新晚会,你去吗?”陈禹拨弄着她心爱的SNOPY,坐在我对面问我。  “不去了,那么多人。”  “去嘛,去嘛。”陈禹神秘地说“也许,你的那个什么‘啸天’学长就在那些人里面哦。”  “陈禹,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可不许再说给别人听哦。”  “要我不说,也可以。但是,你得陪我一起去。”  “好啦,答应你就是了。”  一到那里,我就后悔了。等我们去的时候,礼堂里根本就已经没什么位子了,而我想找陈禹时,却发现她不在我身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边多出了几个男孩。想想也对,陈禹性格活泼开朗,还很漂亮,更为可贵的是,她没有一般漂亮女孩的那些个坏毛病。于是,我自己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在后面旁边还有三个空座位。  没过多久,我耳边响起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转身看去,原来是啸天。我想他也一定很惊奇吧。我开始庆幸自己和陈禹一起来这里,起码,今晚还是很有收获的,不是吗?至少,我见到学长了。  “海岚,你好!”  “你好!那天以后,你,”我看着你那专注的眼神,不由得一阵脸红:“怎么没在操场上见到你呢?”我鼓起勇气,终于问了我想问的问题。  “哦,近我……”这时灯光一灭,晚会开始了,你要说的话始终没说出口……  “Susan,下班咯,现有空了吗?”Andy的话把我拉回了现实。  “老板,我今天有点事,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我起身拿起手袋叫上小宁波“小宁波,你不是说想去买HelloKitty的限量版吗?”不给Andy任何说话的机会。我已经很明确地告诉过他,我和他之间只能是雇员和雇主的关系,只能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让我叫他英文名,已经是我的让步了。  在电梯里,小宁波若有所思地:“岚姐,老板好像喜欢你哦。”  “我知道。”我眼看前方,思绪继续游移着。小宁波许是看出我的异样了:“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走吧。我们去哪吃饭?”我收起思绪,这时电梯门也开了“要不去附近的天上人间吃吧。”  “好啊,好啊!姐,说好哦,我们AA制的。”小宁波无比兴奋地说。我笑笑,不置可否……  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福建出差,这不刚一回来,那几个小鬼就在那说。   共 74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怎样治疗男性不育才能够彻底治愈
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女性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