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一篇新闻稿

时间:2019-09-14 08:19: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走进新搬进的小区,偶然遇到一位早已不再年轻的、熟悉而难忘的面孔。
“王主任!”
“哦,你家也在这住啊?”
他依然还是那样的亲和而谦逊的样子。望着他走进了楼洞那不再挺拔的身影,我的思绪“唰”地闪回到了十几年前的一个下午。
2005年11下旬月的一天下午,单位领导让我写篇新闻稿件送到普兰店报社。其实,我们已经听说了报社马上就要解体,也知道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可是领导的意图我得执行。于是,我先给报社打了个电话。一位男子的声音传过来:
“我是普兰店报社。”
“请问,现在……送稿还可以吗?”
“嗯……可以,你送来吧。”
快下班时,稿子终于写好了。我赶忙去了离单位不远的报社。报社坐落在靠农贸市场一头的一栋五层楼的顶层。我沿着楼梯慢慢向上走着,越走越发紧张——因为我发现楼梯上到处都是被丢弃的纸张,如同电影里国民党撤退时那个样子。空空的楼里黑咕隆咚,没有光亮,也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我一人上楼的脚步声。当我上了报社办公的顶楼,看到所有办公室的门都是敞开着,每个屋子里除了几把椅子,几乎看不到任何办公用品,更别说是人了。我挨个办公室寻找着,希望能见到报社的人。终于在一个屋子见到了一个人。他是个约五十几岁的男子,身上披了件棉衣,戴着眼镜,正伏在桌子上,用笔在认真地删改文稿……
我在门口站住了,回头又往走廊看了看,确认整个报社也就剩下这个男人了。我敲了敲门,男子抬起头。
“我是下午给报社打电话的……”
“哦,你是要来送新闻稿的吧?”
我木讷地点了点头,心想:满楼都看不见个人影,这稿还能上报纸吗?
男子站了起来:“拿来吧,我看看。”说着,他接过文稿,坐到椅子上,边看边用笔在稿纸上圈着划着。看着他这幅认真的表情,我又回望了一眼黑黑的、静静的走廊,让我又产生了错觉:这报社真的能解体吗?
终于,我忍不住了。
“请问,您贵姓?”
“我姓王。”男子没有抬头,继续改稿。
“听说报社……”
“哦,是的。明天还有一天的报纸。你这应该是普兰店报要发的一篇新闻稿件了。”
“就剩你一个人啦?”
“我是编辑,要站好一班岗啊。”
男子说着,站起身来,把棉衣穿在身上,对我说:“好了,明天是普兰店报一期,会有你这一份新闻消息的,好好收藏吧。”
走出报社很远了,我又回头望了望那黑黑的楼体。不知怎么,那男子伏在桌子上改稿的身影始终在我的脑海里回旋着。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传达室,等候那份一期报纸的到来……

(后来,我知道,那个在普兰店报社坚守到的男子,就是原普兰店区(原普兰店市)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王盛龙同志。)

共 10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他们有缘再次相见,回忆起一件往事。报社马上就要解体,有一位编辑依然在认真地坚守着,他淡定从容,内心的复杂可想而知。“我是编辑,要站好一班岗啊。”正能量。推荐阅读。【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7-07-19 07:4 :01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7-10-28 19:00:48 很不错的一个短篇。除了耐人寻味之外,文中提及的地域,亦是我人生过往中难以忘却的一个"驿站"
问候同城作者。小孩中暑怎么办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子积食吃什么药
宝宝喝奶粉上火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